麦兔教育网-免费提供在线教育学习及各类职业资格考试资料分享
麦兔教育网 |

麦兔教育网

麦兔教育网

朗轩教育网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教学设计 > 高二语文教学设计
站内搜索:

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(四)

2018-04-02麦兔教育网

师:二十四?二十四才结婚呀!过了十年,三十四,建立了功勋。很遗憾三十六就去世了。(众生笑)你们想一想,我叫你们进行年龄上的比较,你们意识到什么?潘尧成(音)。

生:后面说'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(师:好的,你已看到那么远了),他在赤壁回想起当年周瑜的丰功伟绩,对比自己,已过了周瑜当时立功的年龄,他自己的华发已经长出来了。(众生笑)

师:多少感到一点什么?

生:感到有点不平房落。

师:感到失落,好的,请坐。还有没有其他想法?不一样的?戴高(音)你谈谈呢?

生:我想说的他已经说了。(众生笑)

师:你想说的和他一样,你们俩也有共通之处。还有谁谈谈?施同华(音)谈谈?

生:我觉得在赤壁之战的时候是周瑜事业如日中天之际,但是不久之后他就因病去世了,怎么死的我想大家都知道。(众生笑)苏武把自己比做周瑜,有一种天妒英才的感觉,因为他觉得自己也像周瑜那样,自己那么有才能,却得不到别人承认,还要干遭百遍地受排挤,很无奈。

师:一种很不平衡的感觉。你刚才说迁妒于周瑜?

生:不是,他把自己比做周瑜,天妒英才。

师:好的,请坐。这个是要大家讨论的,没有标准答案,大家可以百花齐放。关于他为什么会怀周瑜呢?的确是有多种原因的,我现在谈谈我的想法,决不强加于大家,好吗?我想这里面有几个意思。第一个,功绩。周瑜对于苏东坡说来应该算小小的年纪就非常的得志,从二十四岁开始被重用,一直到三十四岁建立功勋,而苏东坡刚才好多同学都注意到,头发都白了还一事无成,搞个团练副使还是个虚职,这我想是一点。第二个,建功的年龄。跟第一点差不多的。第三点,谁都知道,当时周瑜在赤壁之战中应该属于主要的角色,是主将,所以苏东坡不可能去怀念别的人,而是以周瑜为主的。第四点,好多同学当时也注意到了,这是一种机遇,在当时来说,应该说他们分别碰到了不同的机遇,或者说不同的君主。周瑜当时就碰到了一位明君--孙权。孙权识人才,重用了周瑜,而苏东坡很遗憾没有碰到这样的机会,所以他更加有感慨。还有一点,两者在性情上面可以说是惺惺惜惺惺,两者是比较接近的,对吗?有的同学可能会产生一种误解,不对啊,周瑜心胸狭隘。搞错了,那是罗贯中给他加上去的。其实周瑜这个人,你想像一下这里面的描写还是比较真切的。我也感觉到苏东坡和周瑜在这点上有共同之处。苏东坡怎么可能去怀念六十多岁的曹操或五十多岁的诸葛亮呢!(众生笑)至于吕布、关羽更不是苏东坡所瞧得起的了,所以非周瑜莫属,连他自己也说过,知音如周郎,说得很清楚嘛,他把周郎视作他的知音。最后还有一点,是为了这首词下面抒情的需要。潘尧成已经注意到了。很好,看作品就应该这样,全面地把握。从总体上去加以理解。好,接下来我们就紧接着刚才的问题往下说,他怀念周瑜的最终目的是抒发感情,他想抒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?(停顿,让学生思考)陈清(音),你把最后几句读一读好吗?故国神游--

(生读)

师:很好好。地抒的什么情?又笑自己一些什么呢?(让学生思考)潘波(音)谈谈?

生:当时苏东坡想,自己都四十多岁了,还没什么功绩,对自己的遭遇好像很无奈,而且是感到不公平。

师:他笑自己什么?

生:他笑自己多情善感。

师:多情善感?(众生笑)

生(自我矫正):多愁善感。

师:你理解不理解他愁些什么?

生:他愁自己有才能,但是被人家排挤。

师:所以他感到一种什么?深深的什么?

生;遗憾。

师:深深的遗憾,对吗?他用遗憾这个词应该是可以的哦?是不是啊?好的,请坐。黄素颖(音)谈谈?

生:我觉得苏东坡是一位在政治方面蛮有才华的人,对一些大的事情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但是别人嫉妒苏东坡的才华,认为他多管闲事、有点自作多情,所以他的很多建议不被采用。他感到自己是很有才华,但不被人看重,被排挤。感到自己的悲哀和仕途不平,心中的大志难以实现。

师:总之是一种不得志的情怀,是不是啊?好的,请坐。周中杰(音)还有什么想法?

生:我和他们差不多,他前面对周公瑾有那么多感慨,而自己跟周公瑾是天壤之别,所以笑自己多情。

师:笑自己什么?

生:多愁善感。

师:好,请坐。看来观点差不多,只是用词不同而已。不管怎么说,来到那块地方,产生一种感情是很正常的,笑自己早生华发也是很自然的。总之,在当时他产生了一种什么感情呢?

生(齐答):惆怅。

师:我想用这个词供大家参考(师板书惆怅失意)。一种惆怅失意的感情,油然而生。但是,如果仅仅落在这种感情上,我就认为它不是苏东坡写出来的。我们看一下前面的思考第三道题,我们怎么理解最后的两句人生如梦,一樽还酥江月呢?怎么理解这两句呢?(停顿,让学生思考)左红晴晴你谈谈?

生:作为苏武,他活到四十几岁了,也没有什么很大的功成名就,回想他以前的话,真的像做了一场梦,什么也没有感觉到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,好像空度了好多年华,有些浪费的感觉。然后一蹲还酹江月就是把酒洒在地上来酬月,那种感觉好像是一种很磅榜的气势。